新闻中心

【大勢】10位經濟學家預測:中國經濟将迎來最大風險?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7/02/08 浏覽:1067

美國大選的“黑天鵝”事件令全球化進程的推進遭遇不确定性,全球經濟面臨更多挑戰,中國經濟也未能獨善其身。在外部環境變化的作用下,國内GDP增速預期不斷調低、房地産泡沫湧現、地方政府債務愈加嚴重,是否都預示着中國經濟在2017年仍将承受高壓?揮别2016,迎來2017,《英才》雜志記者專門走訪了10位知名經濟學家,深入解讀2017年中國經濟将走向何方。

 

1、許成鋼:中國要清楚自己的問題

 

即使在美國,人們現在也很難猜測,特朗普出任美國總統後發生什麼,但有一點是清楚的,那就是特朗普政府将進行貿易保護主義和反對全球化。特别是在貿易保護主義的問題上,中國将是他非常重視的一個目标。

 

但是特朗普在破壞中美貿易的同時,也會影響美國經濟。他們現在做的事情,基本上是在倒行逆施。比如在能源領域,特朗普很明确地在推動傳統能源——煤炭、石油、天然氣的發展,這不僅是在破壞全球已經達成關于排碳問題的共識,也妨礙美國在新能源方面的創新。衆所周知,美國的新能源技術是最發達的,很快就要産生革命性的變化。就在這個關鍵時刻,特朗普突然以政治的力量保護和推動傳統能源,阻擋科技的發展,如果他真能做成,那對美國經濟絕對是損壞。

 

 

特朗普認為美國就業面臨的困難是因為中國,他要把這些投資拉回美國。我認為,實際上他也并不是真正要扼制中國,打擊中國。隻是開了一些完全錯誤的藥方,想把問題推到别的國家去,并試圖用貿易保護來促進美國繁榮。

 

當我們理解了特朗普的真實意圖,就沒必要為他們操太多心,而是要好好考慮如何解決自己的問題。中國是一個巨大的經濟體,不需要過于依賴其他國家而發展。但現在中國内部面臨着比美國更嚴重的問題和挑戰。中國必須要認清楚自己的問題是什麼,而不是把問題推到特朗普和美國去。

 

人民币對美元貶值的最主要原因,不是因為美元的升值,而是市場對中國經濟的預期信心不足。也因為中國改革很長時間沒有顯著進步,一直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基本上都是用财政刺激,來阻止經濟增速下滑太快,并不涉及真正的制度改革。

 

我認為目前最重要是解決内需不足的問題。内需不足的根源是家庭總體收入過低,隻有裁減官僚機構,減輕政府财政支出,同時大規模減稅,在政府和老百姓之間重新分配财富,讓老百姓多拿,政府少拿,經濟才能增長。當然,這可能需要長期改變的過程。短期内我們可以用市場發債券的方式應對經濟增速下滑。不一定都是在國内發,可以在國際上發,因為中國的經濟增長比起世界上多數國家還是好的,會有人願意買中國債券的。

 

關于房地産,中國人一直認為房地産會保值升值,加之彙率和通貨膨脹的問題,人們會認為持有實物會更安全,所以房地産投資2017年仍然會增加。但因為經濟發展的不均衡,我認為一、二線城市的房地産有壓力但也有漲價的動力,三線很困難,四線仍然是沒有辦法。

 

我認為,現在是産業革命洶湧澎湃的時候,新能源、新材料和人工智能相關的技術,都有非常巨大的前景。但這并不意味着企業一窩蜂湧入這些行業就是好事,傳統行業也不都會死掉了。

 

中國仍然保持有很龐大的外彙儲備,和相當大的财政盈餘,如果沒有管理不當的重大失誤,還是有時間和能力進行改革,雖然在改革過程中會面對很多困難,但也并不會像以為的那麼難。

 

(許成鋼系長江商學院經濟學教授)

 

2、高連奎:關注地方政府的債務危機

 

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主要靠民粹主義上台,其對内民粹主義主要體現為減稅,對外民粹主義主要體現為貿易保護主義,這兩者都不是好的經濟主張。減稅政策會讓美國債務危機更加嚴重,而且在2017年會成為一個危機爆發點,中國購買的美國國債可能面臨一定的風險。

 

特朗普上台後對外将實行貿易保護主義,會加劇國際經濟的不确定性,特别是中國經濟會受到一定的影響,部分行業的企業應該有所心理準備。短期内看貿易摩擦可能會增加,從長期看,全球化時代可能即将結束,各國更加傾向于貿易保護主義,這對于以制造和出口經濟為主的中國并非利好。

 

除此之外,美元的走勢還影響着中國的彙率走勢。現在決定人民币彙率的主要是美元加息預期,美國加息的靴子一天不落地,人民币在美國加息預期的題材炒作之下,還有可能貶值,很多人認為人民币應該一步貶值到位,但是這并不科學,首先過度貶值對進口企業會是滅頂之災,其次人民币本身并不具備貶值基礎,純粹是彙率市場的炒作所緻。中國現在能做的是堵住财富流失的途徑以遏制彙率惡化的連鎖反應,應該對财富管理公司,保險公司,銀行私人銀行部的海外資産配置類業務進行限制,這是中國富豪資産出境的主要渠道。

 

2017年,我們應當關注政府的債務危機。目前中國地方政府的債務情況越來越嚴重,到2016年底就會基本達到GDP60%的警戒線,目前财政政策上總的方向還是減稅降費,因此債務情況會繼續變得更嚴重,甚至有可能爆發債務危機或地方政府破産的情況。

 

具體說明,2017年國内經濟運行中的風險因素主要還是企業和政府債務問題。第一,企業層面,融資成本高,企業債務居高不下,還會出現一大批企業破産;第二,政府債務危機也在持續增大,目前還沒有解決的方法;第三,持續的通貨緊縮會,将會有更多的煤炭、鋼鐵産業逼至破産。企業債務解決起來比較簡單,隻要降低存款準備金,企業融資成本就會降低,企業債務自然消失,而對于政府債務,則必須進行财稅改革才可以解決,中國現在必須走出财稅困境。

 

一個國家的财稅水平必須與這個國家的經濟發展水平相适宜才可以,而一個國家達到了中等收入水平,其财政稅收一般要占到這個國家GDP的40%左右,這也是中國目前應該達到的稅收水平。随着人類經濟發展水平越來越高,财政稅收必然會呈現不斷升高的趨勢,政府必須不斷改革這個國家的财稅制度、财稅種類與财政征收方式來适應經濟發展水平的提高與财政支出的加大。

 

目前我國的稅收結構還是以企業增值稅為主,可以預測的是,在未來10年中,所得稅将會超越增值稅成為中國的第一大稅收,而在未來20年後,消費稅将會成為中國的第一大稅種。

 

(高連奎系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世界經濟主管)

 

3、李稻葵:中國将面對兩大問題

 

特朗普上台後肯定會針對中國提出貿易保護政策,但如果推出一刀切的政策,美國企業也不會幸免。所以他的言論雖然高調,但實際不會影響很大的政策。中國也會采取類似方式來回應。中美貿易戰會有,但預計更多是表面文章,多是媒體戰、口水戰之類。

 

2017年中國經濟要面對兩大問題。第一個是貿易方面,第二個是國際金融。貿易方面,特朗普政府競選過程中做了很多的承諾,講了很多大話,不可能一點都不兌現。他們應該會來試試我們的底線,搞出一些事情,所以我們也做好思想準備,即使在某些領域他們會挑起事端,也有好的應對辦法。

 

國際金融方面,美聯儲會加息是大概率事件,特朗普上台之後,很可能會搞大規模财政刺激,經濟學原理告訴我們,财政一刺激,本國經濟會上行。當刺激導緻美國貨币需求上去後,資金會回流,同時美聯儲相對于美國政府是獨立的,就會進一步加息,因此在全球範圍内會出現資金的流動,特别會出現資本市場的一些波動,這自然會間接影響我們的彙率市場。

 

特朗普聲稱要大規模減稅,這有點像1980年裡根時代,一邊白宮在搞減稅,另一邊美聯儲在加息,由此資金回到美國。資本市場因此會恐慌,中國要做好打硬仗的準備,管好資金外流。

 

我相信中國會做好解決這兩個問題的準備。但是從國内來講最重要的挑戰是什麼呢?民間投資以及相關的制造業固定資産投資目前增長太慢,隻在2.5%—3.2%之間,如果不解決這個問題,就不能确保經濟增長的持久動力。

 

我建議政府部門應該在确保不出現系統性金融風險以及社會事件的底線上,“讓子彈飛”。創新來自于基層,創新來自于企業,創新來自于年輕人,讓消費金融創新公司多走一段時間,才能讓消費金融行業進一步發展,甚至能夠超越很多發達國家現行的實踐,也可以在全球範圍内提供一些所謂的“中國方案。”

 

在2017年的經濟博弈中,中國必須要赢,為此,2017年不但要延續 2016年的改革而且要更有針對性。針對真正落後的産能,提出嚴厲措施。同時環保監控會加強,最終使得落後産能被關停,而真正用于生産的好産能會提高。這就要求環保部門、工信部更多參與,而不僅僅是發改委靠發文件來推進。

 

另外,中國内地房價不會大規模上漲。要防止房價暴漲,根本措施是要加大土地供應,這取決于地方政府,也取決于财稅體制改革。隻有讓地方政府的财權和事權相匹配,才會減少地方政府依賴土地财政。但短期内還不易做到。現時内地政府能做的就是限購,限制交易規模。我認為,二線城市房價很難往下降,隻是限購政策導緻交易量萎縮而已,一線城市房價仍會上漲。

 

(李稻葵系清華大學經管學院教授)

 

4、連平:抵禦彙率風險

 

從特朗普過渡政府的構成上看,經濟意圖很明顯。有些人本來就是經濟界的巨頭,他們将更加精于計算。未來對中國的影響主要在兩方面,第一是貿易,第二是投資。

 

總的來說,2017年人民币還是會有貶值壓力,一方面是美元升值。另一方面,人民币的彙率更重要的還是看我們自身因素,中國經濟基本面增速是否能保持平穩。

 

現在的問題并不是GDP增速太低,關鍵是大家擔心會繼續有下行,對未來的投資前景信心不足。如果2017年GDP增長能保持平穩 ,在波動中總體維持區間增速。應該就有助于彙率的穩定。另外,彙率是價格的反應,價格是取決于供求關系。從銀行的結售彙來看,現在是淨售彙,也就是市場外彙需求比較強烈。如果能通過政策調節,使市場供求關系比較平衡,人民币不會有大的貶值壓力。

 

我相信2017年可能會比2016年做的更好一點。而且2016年人民币對美元貶值幅度已經不小,現在應該說是在合理均衡水平,不太可能出現太大的貶值。關鍵是看怎麼通過供求關系和經濟運行的調節,來改變市場持續不斷貶值的預期。

 

我認為,涉及到國際貿易的企業,要通過市場的方式抵禦彙率的風險,比如金融衍生産品等。從我國資本流出壓力較大的現實看,有必要進一步開放境内市場,适度加大吸引資本流入的相關政策。進一步加大服務業外商直接投資開放力度,推進服務業有序開放,尤其是金融、電信、運輸等重點領域開放力度。其次,适度擴大資本市場和貨币市場向外資開放力度,逐步擴大證券投資領域的開放,适時擴大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額度,簡化審批流程。第三,進一步完善宏觀審慎管理框架下的外債和跨境資本流動管理體系,适度放松企業舉借外債限制。考慮到目前市場主體結彙意願相對平穩,結彙規模進一步萎縮空間較小,未來有必要通過多種途徑鼓勵出口企業積極結彙,激發企業的結彙熱情。

 

同時,對資本流出的管理則應适當收緊。諸如個人對外實業投資、不動産投資和證券投資等領域的放開應謹慎推進。持續加強宏觀審慎管理,嚴格限制投機性購彙需求。

 

我認為,未來購房門檻的提高和銀行信貸的收緊将使熱點城市的樓市需求進入觀望期,加之基數效應,熱點城市樓市成交同比增速可能會出現較大幅度的下滑。一些價格上漲趨勢減緩、個别政策執行力度較大的城市,其房價可能會有所下降。

 

總之,綜合當前經濟形勢分析,下一步在加大基建投資的同時,要實施多維度穩增長政策,形成新的投資需求。

 

(連平系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

 

5、梁紅: 關注國企改革

 

我們維持2016年實際GDP同比增速6.7%的預測,并将2017年實際GDP同比增速預測從6.7%調整至6.6%。

 

2017年消費對GDP增速的貢獻或将明顯加大,實際固定資産投資增速可能略有下降,而外需有望溫和複蘇。另外,我們認為,短期内貨币政策可能沒有寬松的空間,預計2017年基準利率将保持不變。人民币彙率方面,2016年底美元對人民币彙率将在6.78左右,2017年底到6.98附近。

 

國企改革可能會在以下方面有所進展,推進混合所有制試點以提高國企效率、建立國企市場化的退出機制,以及放開“競争類行業”的民企準入。預計混合所有制試點将在一些重點行業取得進展,包括電信、交通、能源、電力、醫療和教育等。國企退出機制和不良貸款處置将繼續在市場化原則下推進。此外,競争性行業中的國企比重能否逐步下降應當被給予關注。

 

對2017年改革的期待主要集中在财稅、戶籍制度和土地改革的繼續推進,以促使中國向消費驅動型經濟轉型.個人所得稅改革可能将進一步推進以改善收入分配,包括提高個稅起征點和建立更完善的個稅制度。

 

2017年經濟運行中潛在的風險主要來自于三個方面:地産降溫幅度大于預期;MPA考核正式落地和金融市場去杠杆帶來的壓力;以及外需可能會因政治事件帶來的風險。

 

首先,地産的降溫對實際增長速度的沖擊較為溫和,考慮到本輪地産繁榮對投資增速的影響有限;主要城市的地産庫存仍然較低,開發商在手現金充裕。

 

但是,如果調控政策更加嚴格,經濟增長将為房地産市場帶來進一步的壓力,可能會拖累2017年的增長和再通脹速度。此外,由于預計2017年将全面實施MPA考核,因此市場流動性和資産價格相關的不确定性仍然存在。因此應當密切關注短期市場利率的變化,以衡量監管框架趨于審慎和金融市場去杠杆過程對市場的壓力。

 

相反,2017年增長在兩方面有超預期的可能,即居民消費和投資增速,以及外需複蘇步伐。2017年消費和投資增長的一個主要驅動因素是實際利率仍在下行,且短期地産投資預期收益明顯下降。

 

此外,我也非常關注美國總統換屆後财政擴張的規模,如果美國貨币政策不出現大幅緊縮,那麼美國基建投資增速加快将利好全球經濟。

 

2017年的經濟增長結構和政策組合或将對個人消費的增長最為有利,尤其是受益于中低收入和中産階級消費升級的商品和服務,以及可選消費行業。同時,醫療、教育和新興消費服務等長期增長領域可能出現較具吸引力的投資機會。

 

(梁紅系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

 

6、劉世錦: 經濟很難再進入高增長期

 

大家要對未來經濟的前景有信心。但也不要以為再熬上幾年,經濟還能進入高速增長期,這基本是不可能的。中國經濟不會出現大幅度反彈,而是要趨于穩定并逐步走到一個新的增長平台。這也是一個國家從高速增長逐步轉向中速增長切換過程。經濟下行是規律性的,更是國家發展必須經曆的一個過程。過去幾年的時間,我們一直處在切換的過程中,這個過程還沒有完成,所以下行的壓力一直是存在的,現在已經接近底部了。

 

過去長時間的高增長,主要是高投資,而高投資主要是有三大需求支撐的,第一出口,第二基礎設施建設,第三房地産,現在,這三大需求也要觸底。通俗的說法,叫三隻“靴子”要落地。出口過去是高增長,現在的勢頭已經轉變。土地、勞動力、環境成本上升以後,中國出口競争力相對下降。這也是必然的。基礎設施過去幾年基本是一個回落的态勢,但它是政府穩增長的主要工具,所以下行壓力比較大。

 

第三隻“靴子”就是房地産,房地産經過多年發展以後,也開始出現了回落。我個人的判斷是,房地産出現曆史性拐點的可能比較大,近期房地産投資的回升是一個短期的現象,幾個月以後會逐步回落,而且最近已經在回落。我估計大概再過一段時間,房地産投資将會恢複常态。這樣三隻“靴子”都觸底了。

 

供給側現在看起來也出現了觸底的一些迹象和信号。但接近底部和真正觸底是兩回事,觸底是一個過程,可能需要反複驗證,才會逐步地找到。觸底确切含義是逐步走到一個新的增長平台。增長速度雖然下降了,但是我們經濟基數比過去大多了。我們要争取有質量、有效益持續的增長。

 

特朗普被選為總統後強調,要重振美國制造業,讓已經去往其他國家的制造企業回到美國。這對中國意味着更大的挑戰,目前制造業的國際國内形勢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今後一兩年,會是中國經濟觸底的關鍵期,我們要為包括“中國制造2025”在内的一些發展目标打下基礎。

 

經濟下行帶來的結果就是市場競争加劇,競争加劇以後就會帶來分化,分化以後才有轉型升級。經濟下行,不完全是壞事。現在制造企業已經有了提高競争力的主動性,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在轉型過程中企業要幹自己最擅長的事,有所為、有所不為,選擇是至關重要的。在經濟高速增長的時候,一般的策略都是擴張,但現在必須要做減法了,搞清楚什麼東西不能幹,要幹自己能幹的事,這也叫專業化水平的提高。

 

中國雖然不會在所有産業中都具有競争力,但是在一些行業中,一定比其他國家有優勢。我們要想擁有穩定的、長期的國際競争力,就要在行業中深耕。這些行業和企業會是誰呢?現在還不知道,要市場競争給出答案。要實現這樣的目标,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個公平的,能夠激發人們創造性的競争環境,這個要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重要和緊迫。

 

(劉世錦系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

 

7、劉勝軍:人民币或持續貶值

 

在競選中,特朗普指責中國“操縱”彙率,人民币被低估15%—40%,令中國出口産品具有不公平的優勢,他威脅要對來自中國的進口商品征收45%的關稅。在投票前夕抛出的“百日新政”中特朗普提出将指示财政部長界定中國為彙率操縱國。

 

但相反的是,IMF對于人民币被低估的言論已經不再支持。

 

2008年金融危機後,中國經濟逐步步入新常态,出口顯著放緩、外彙儲備下降。在對經濟不确定性疑慮上升所引發的熱錢外流和居民海外投資偏好作用下,人民币承受不斷上升的貶值壓力。

 

2015年8月11日,央行啟動了包括調整人民币對美元彙率中間價報價機制等多項内容的改革,一度引發市場恐慌。即使央行不斷幹預,彙改一年間,人民币對美元貶值依然達到8.8%。

 

2015年8月國際貨币基金組織(IMF)發布了對中國的年度第四條款磋商報告,近十年來首次做出人民币“不再低估”的評估。IMF的報告具有很強的權威性和全球認可度。

 

美國國内對這一設定也有不同聲音。奧巴馬前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薩默斯表示:“特朗普的計劃似乎假定我們可以迫使他國不讓其貨币貶值,正如特朗普讓新财長把中國定為彙率操縱國的打算所顯示的那樣。這是荒唐的。盡管有合理證據表明中國過去曾為了貿易利益而操縱彙率,但事實是中國過去一年一直通過幹預支撐人民币彙率。大多數新興市場也是一樣。即便是擁有政治授權的美國總統也不能推翻經濟規律。”

 

可是盡管如此,我們不能排除他有可能不顧勸阻向人民币宣戰。

 

一旦出現這樣的局面,中國将“以牙還牙”,而這種情況并不是沒有在以往出現過。

 

2009年,奧巴馬政府對中國輪胎實施懲罰性關稅措施,WTO駁回中國提出的申訴。中國随即對美國進口的雞肉啟動調查程序。沖突持續多年,最終甚至擴大到了太陽能電池闆、鋼材和其它産品。如果矛盾真的升級,貿易戰打響,其危害不言而喻。

 

鑒于人民币彙率當前高估而非低估的現實、中美相互高度依賴的格局、中國實施“以牙還牙”策略的決心和能力,即使特朗普要求美國财政部認定中國為彙率操縱國,并采取針對中國的貿易制裁措施,這些措施也不大可能是有力度的和有效的。一旦發生貿易戰,人民币可能會進一步貶值而非升值。而人民币貶值可不是特朗普所預期的效果,屆時,特朗普将會發現他應該表揚中國的“彙率操縱”,因為正是這樣的“彙率操縱”才使得人民币沒有像日元那樣通過“競争性貶值”來刺激出口。

 

目前大格局是:内看中國經濟改革和轉型進展并不順利,房地産泡沫化、不良資産攀升、企業信心不足仍将是人民币貶值的主要壓力;特朗普新政将沖擊全球化格局,美聯儲加息步伐加快,在不确定的全球經濟中,美元仍将發揮“避風港”作用。因此,未來2—3年人民币貶值壓力将持續存在。

 

(劉勝軍系知名經濟學家)

 

8、葉檀:中美貿易摩擦将更加頻繁

 

特朗普号稱要讓工作回歸美國,恢複美國中産階級的幸福感,從他的一系列言論和團隊就不難分析出,他針對的最大目标隻能是中國,因為中國是全球最大貿易順差國。特朗普上台後,會對中國經濟有很多影響。甚至會推翻以前的中美貿易協議,重新談一些條件,讓中國付出更大的代價,中國的貿易總體成本一定會提高。中美貿易摩擦也将會非常頻繁。

 

中國将要面臨的問題是,或者增加貿易摩擦,或者浪費美元托住人民币彙率,不管中國願不願意。美國都會迫使中國讓出貿易第一大國位置,或者花掉以前積攢的美元。

 

所以我認為,2017年人民币會繼續貶值,但貶值空間應該不會太大。人民币彙率主要受兩大因素影響。一是境内經濟轉型是否平穩,二是國際環境是否允許人民币繼續大幅貶值,如果其他貨币對美元出現大幅貶值,人民币也無法獨善其身。

 

特朗普意欲用擡高進口關稅,降低企業賦稅的方式讓美國公司的離岸财富返回到美國本土,減少美國的赤字,甚至吸引中國企業進入美國。中國唯一的辦法是擴大外部的市場,同時牢牢把握住産業鍊完善的競争優勢,以打造品質的方法建立龐大的内部市場。

 

從現在來看,中國企業境外資産配制是大勢所趨。但我們要分清哪些是屬于洗錢,哪些是屬于真正的境外投資。日本也曾有很多企業在境外投資,而且去美國投資的企業居多。但是即使去境外投資,日本企業的屬性也沒有變,還是屬于日本,納入日本的GDP當中。中國的企業走出去,如果不僅是企業搬出去,企業主也移民出去,那企業所創造的效益就不能納入中國GDP,這對中國經濟無疑是緻命的打擊。

 

中國政府應該在短期内進行一些政策調整。比如特朗普可以召集企業家開會,給企業減稅,那麼中國政府是不是也要有所行動?我曾調研過一些企業,他們希望能看到更加明确的預期,不要政策總是變動,弄一些讓他們緊張的東西。尤其一些企業,好不容易做出了品牌,卻随時可能被假冒僞劣的仿品無辜牽連。所以政府要建立一個良性的市場競争環境,保證企業的生存、産權、财富等方面的安全,讓經濟發展更穩定,不要沒事就出幺蛾子。另外,要形成良好的國際環境,即使不跟美國比,也不能比周邊國家經商環境更差,如果自己都不想做好,投資者就會往外走。這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另外,2017年無論是樓市還是股市,去杠杆都會延續,但讓房價徹底改變基本是不可能。因為房地産牽扯到資産價格和金融穩定的一系列問題。如果要改變,也要等經濟轉型和金融風險差不多過去的時候才能進行。大家都說房價高,但房地産下跌的成本我們能不能承擔起?如果不能承擔就隻能一步步走,平穩過渡。

 

(葉檀系知名财經評論家)

 

9、祝寶良:房地産供給問題沒有根本解決

 

通過去庫存的辦法把房價拉升以後,庫存是去掉了,但是房地産供給問題沒有根本解決。

 

2016年10月以後,20多個城市的限購對抑制房地産起到了一定作用。行政手段雖然能夠暫時緩解問題,但是一旦反彈,就會很驚人。隻有真正解決供給問題才能真正令房地産熱降溫。

 

首先,要解救中國的土地制度。一個是小産權房,另一個是土地還有沒有開發餘地。

 

但是衆所周知,解救中國的土地制度阻力常常不小。比如針對最近一輪的房地産價格上漲,北京市與央行就有分歧。北京市政府認為,房價快速上漲的原因是央行發行的貨币過多,而央行則認為,并非貨币惹的禍,而是因為北京市在進行功能疏解,所以放棄了很多新增的土地使用權。沒有新增地塊,庫存隻會越來越少,那麼價格就會上漲。

 

這裡有一個重要的背景,就是在房價快速增長的北京、上海,政府要給它新增用地指标,但是當地政府會拒絕。為什麼?因為有了用地指标,後續就是拆遷程序,而拆遷所帶來的矛盾越來越尖銳。

 

在這種背景之下,供給問題的解決就出現了難題。所以,導緻了20個大城市房價疾速上漲的原因到底是貨币發多了,還是土地減少了,還是地方政府不想要地?至今未有定論。

 

同時,政府始終堅持認為,現行貨币政策是穩健的。但是我們分析,兩種情況導緻的問題非常突出,在有些城市确實是沒有地了,比如深圳;而有的城市是拒絕新增的用地指标土地。

 

總而言之,有一點是明确的,解決土地問題隻能通過土地制度。但是這條路也一定會萬分艱難,5年之内能否妥善解決還是一個未知數。

 

第二,要解決房地産的投融資問題。房地産本身有其專門的融資制度,對其如何融資、向誰融資等做出了規範。而這個融資制度本身,是想為一些低收入群體解決問題,比如通過成立一些政策性的住宅銀行、改革我們的公積金制度等方法,解決這部分人群的融資問題。而不是在居民家裡本來有房子的情況下,通過加杠杆,去鼓勵他買房、炒房。

 

但是在實際的操作中,我們的做法正是通過加杠杆,商業銀行直接放款出來。2016年的M2裡,絕大部分來自房地産,房地産的貸款餘額已經達到了27萬億,而2016年增加的1.8萬億貸款,依然是用于購房的貸款,在我們新增的貸款裡,有50%屬于房地産,這樣一來,房價怎麼會不漲呢?

 

第三,要解決房地産的稅收制度問題。這也是大家都在争論的,土地出讓金與房地産稅到底怎樣解決的問題。

 

第四,要解決戶籍制度問題。至今,我們也沒有解決農民工的戶籍問題,通過農民進城來拉動需求的問題也沒有得到解決。

 

第五,要解決行政資源配置的問題。大家都知道,房價漲得最厲害的地段往往是學區房,或者是醫院房。其背後的邏輯是,隻要公共服務不均等,個别地方的房價就會漲得很厲害。

 

我認為這些措施是房地産破局的關鍵,但從目前的實施情況來看,我們任重而道遠。

 

(祝寶良系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首席經濟師)

 

10、朱海斌:國内低估了彙率風險

 

美國大選這一“黑天鵝”事件會令全球貿易格局發生一定的變動。

 

特朗普強調“美國利益優先”,所以在全球尋求更加利己的公平貿易。如此一來,貿易全球化停滞甚至倒退的風險就會顯現。

 

另一方面,伴随着近期美聯儲加息的落地,美元的持續走強加快了美元回流的速度和步伐,這無疑對整個新興市場造成比較大的沖擊。

 

特朗普提到中國的主要有兩件事情。一個是将中國定義為貨币操縱國;其二是對中國的進口産品增加45%的關稅。

 

我認為,将中國定義為彙率操縱國所帶來的風險在國内是被普遍低估的。因為,最終如何認定很可能成為一項政治決定,而不是經濟決定。雖然與貿易制裁不同,但是定義為彙率操縱國所帶來的直接影響将是失去大量美國政府采購訂單。

 

關稅方面,我認為貿易沖突的發生在所難免,但向中國征收45%的關稅,絕非他一人所能決定的。

 

整體來看,特朗普上台以後,短期之内中美的貿易關系會面臨更多不确定性。美國大選對2017年中國經濟走勢造成的壓力還是不小的。

 

但從長期來看,“商人”總統任期内的中美關系的确有可能因為政治分歧相對于經濟分歧的淡化而收獲更多利好。畢竟中美雙方在利益上有很多的共同點。

 

回到國内,我認為房地産的短期降溫反而導緻了需求過度被抑制。雖然政策的效果正在顯現,但是,除了重點城市外,非政策調控區域的房地産市場并未降溫,這也導緻了全國的房地産熱隻是放緩而非下降。

 

實行樓市調控的地區需求隻是短期内被行政手段、金融手段所抑制。但房地産的中長期政策很可能是無效的。因為現在的政策調整還基本是在需求端做文章。如此一來反而導緻短期對需求的過度抑制,而供給端的政策持續缺失。

 

中國的土地供應制度基本上還是按照城鎮化的整體戰略部署。嚴格控制特大城市,有序發展大型城市,重點發展鼓勵中小城市。

 

大城市的土地供應仍非常少。反而三、四線城市供應過剩。最終形成了規劃與實際發展狀況南轅北轍,土地供應并沒有真實反映城鎮化進程。

 

 

如果這些大城市不做大的調整,而隻是通過短期抑制需求打壓市場,那未來幾年,如果經濟運行下行壓力加大,在樓市上政策又重新轉向寬松,那樓市就出現新一輪的反彈将成為大概率事件。

 

一些新的經濟增長點也在為經濟注入動力。主要來自于三個部分,一是當前政策扶持重點——基礎設施建設。它得到了财政、貨币政策的支持。這幾年基建投資一直在15%—20%的增速範圍内,随着這一盤子越來越大,其對經濟穩增長是一個很有力地支撐。

 

同時,服務業的升級也将是近幾年持續的主題。諸如醫療、旅遊、教育、金融理财領域在最近幾年的增速一直是比較高的。

 

我個人一直很關注的土地改革、新興城鎮化,以及貨币改革具體推行的能效有多大。這幾個層面不僅關乎短期經濟走勢,而且也将是中國經濟中長期未來實現可持續增長的重要抓手。(朱海斌系摩根大通中國首席經濟學家)

轉自 作者:綜合來源:走進科學2017-01-223926

         

           遼甯海潤環保

中國高難污水處理專家

喜歡就掃碼關注我們吧




二维码.jpg





上一篇:環保稅将開征:高污染高排放企業“死亡”,清潔生産企業重生(附環保稅法及其說明)

下一篇:【大勢】2017年,這些人将登上中國舞台

海岛捕鱼  |  地址:沈陽市渾南區沈陽國際軟件園D09-324室  |  聯系人:劉楊     電話:15140047286

遼ICP備16012853号-1 技術支持:示劍網絡

遼公網安備 210112020005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