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浸泡在農藥裡的中國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6/11/08 浏覽:1248

           你有多久沒有聽過蛙聲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一些不祥的預兆在農村突然出現:莫名其妙的疾病不期而至,成群的雞、羊、牛倒地而亡,就連孩子都會在玩耍時突然倒在地上……鄉下的農民叙說着家人的疾病,城裡的醫生面對病人的新病症手足無措。

春天來臨,鳥兒稀少

夏天來臨,蛙聲寂寥

農村的清晨曾經回蕩着知更鳥、嘲鸫、鴿子、松鴉、鹪鹩的合唱;而現在,所有的小鳥都已經無聲無息了,田野、樹林和沼澤裡隻剩下無邊的寂靜。

1478915013799933.png

美國60年代噩夢般的場景,在如今中國千千萬萬個鄉村重演着。這一切,都拜農藥所賜。

每年我們“吃”掉2.5公斤農藥

人類與“害蟲”抗争了近一個世紀,但是人類并沒有控制住“害蟲”的危害。我國每年農藥使用面積達1.8億公頃次。分攤到13億人身上,就是每個人2.59公斤!這些農藥到哪裡去?除了非常小的一部分(<10%)發揮了殺蟲的作用外,大部分進入了生态環境。

倒退四十年,中國人接觸的農藥種類隻有六六六、敵敵畏區區幾種,且很少在食物鍊中使用。現在國家明文規定的,食物中不能超标使用的農藥就高達3650項!其中鮮食農産品高達2495項。如果我沒有理解錯的話,這2495項就是我們食物中可能會遇到的。如果打印出這個清單來,需要幾十頁A4紙。目前人類到底使用了多少種農藥?沒有人能夠說得清......

人蟲之戰,我們注定要失敗

大範圍、高濃度、高強度使用殺蟲劑,雖暫時控制了蟲害,卻也誤傷了許多“害蟲”的天敵,破壞了自然生态平衡,使過去未構成嚴重危害的病蟲害大量發生,如紅蜘蛛、介殼蟲、葉蟬及各種土傳病害。

1478915033848558.png

此外,農藥也可以直接造成“害蟲”迅速繁殖。上世紀80年代後期,南方農田使用甲胺磷、三唑磷治稻飛虱,結果刺激稻飛虱産卵量增加50%以上,用藥7~10天即引起稻飛虱再度猖獗。農藥造成的惡性循環,不僅使害蟲防治成本增高,更嚴重的是造成人畜中毒事故增加。昆蟲已經在這個世界存在了五六億年,比人科動物長一百倍,雖然渺小,但生命力之強無與倫比。

如今昆蟲學家都知道了,昆蟲在面對巨大的壓力時,繁殖力會增加好幾倍,隻要有極少數的後代存活下來,它們就獲得了抗藥性,而且迅速死灰複燃。

在中國台灣南部的一個兵營裡所發現的具有抗藥性的臭蟲樣品當時身上就帶有滴滴涕的粉末殘留。在實驗室,将這些臭蟲包到一塊盛滿了滴滴涕的布裡去,它們活了一個月之久,還産了卵,生出來的小臭蟲反而更大、更壯了。

“人蟲大戰”并沒有挫傷“害蟲”的銳氣,“害蟲”在人類發明的各種農藥磨練下,反而越戰越勇。在農村,農民最切身的體會就是,他們打了那麼多的農藥,蟲子照樣泛濫。藥越用越毒,蟲越治越多。蟲子多了必然要再花錢買農藥,這就給農藥生産和銷售企業帶來了滾滾利潤。

1478915050725748.png

出路:以天敵代替農藥

針對“害蟲”,我們換個思路治理會怎樣?即不采取對抗的辦法,不用農藥,而是恢複生态平衡,“害蟲”數量會增加嗎?

筆者曾采訪過這樣一個研究團隊,他們在全面停止使用農藥、除草劑、化肥、農膜、添加劑的實驗基地上,短短3年,讓黃瓜、西紅柿、芹菜、茄子、大蔥等蔬菜接近常規産量;實驗基地從500畝推廣至10萬畝。

這就是生态農場的強大威力:沒有農藥、除草劑,燕子、麻雀、蜻蜓、青蛙、蟾蜍、蛇、刺猬都回來了,它們也要吃東西啊,“害蟲”就是它們的美味佳肴;多樣性的作物混種增加了抗蟲害等風險的能力,多樣性的生物群落是穩定的。在生态農場,除了種植小麥、玉米、蔬菜,還有蓮藕、大豆、花生、芝麻,如此多的作物種在一起,蟲子都不知道去吃哪一種。生态平衡建立起來後,益蟲益鳥多了,它們想成災都沒有了機會。

然而,農藥販子不希望看到這樣的成果。當研究員将他們的做法跟一個農藥販子講時,藥販子非常煩躁,并反複講,他們的農藥如何如何有效,并如何如何沒有毒副作用。在這個問題上,轉基因鼓吹者們,同樣不希望看到用生态平衡的辦法解決他們認為是大問題的問題,因為他們将收不到專利費,賣不動他們的專用除草劑和專用農藥。

西方農業使用農藥的道路注定是一條昂貴且越來越貴的農業,付出的成本不僅僅是現金,更是豐富的生态和人類的健康。

上一篇:32種污水處理設備和工藝工作圖集

下一篇:管理不是控制,而是釋放

海岛捕鱼  |  地址:沈陽市渾南區沈陽國際軟件園D09-324室  |  聯系人:劉楊     電話:15140047286

遼ICP備16012853号-1 技術支持:示劍網絡

遼公網安備 21011202000581号